有关目前发布过的所有东西

《树洞》
是这样,那啥……原版本的设定被我脑细胞杀死了千百回之后最终被我抛弃了,于是又建立了新的世界观,目前看来还比较完善,预计高考之后拿了爪机就码字开坑,这个新的世界观更大……客观点看,有些地方还有点狗血……就算为了自己也要写完!嗯ww

《开会什么的有好事嘛!?》
这个是全职的同人,那个……因为这篇文而好心给了窝关注的小伙伴们……抱歉,我没法从贴吧那边继续搬过来了,毕业之后我会把这个坑一起埋了的,但是是在全职吧那边(因为度娘吞了不少……一两年前写的东西,别说原来的手机被没收丢了电子稿,手稿我也没留的Orz)所以给了心心的小伙伴想看的可以移步全职吧QvQ狗没拿伞

《树洞》的部分设定,爸爸的儿砸们啊!!!!果然不会上色的悲哀就是大写的毁x
p2才是重点!!虽然画的很别扭但好歹是两个人???

不会打阴影的随手一涂……我好像还有救??

《树洞》06

PS:
1,这是一个脑洞。
2,松鼠(金花鼠,俗称花栗鼠)和狐狸(沙狐)的cp,不喜绕道。
3,动物拟人向x
4,科普知识摘取度娘。
=============
    妖物从很大程度上来说,天生就是小半个人类。所以在面对一些原本的生活习性和特殊情况的时候,他们的态度相比其他同族都多少有些不一样的地方,例如……冬眠。

    狐狸这类动物属于犬科,基本是连大冬天都能奔跑在雪地里的,他们骨子里流着不畏寒冷的血。
   而松鼠类动物就不一样了,他们要过冬,他们要屯粮。

   沙狐趴在一块岩石上,仰头看着不断在几棵树之间跳过来奔过去的金花,打了个哈欠。
    沙狐腹诽:这娃是不是蠢了?这才几月份就开始屯粮,老子住他这块地都还没迁徙呢!
    一转眼的功夫,金花又含着好几个栗子跳回了自己的松树窝。
    “我说你啊,是不是脑子进水了?今年比去年还勤快。”沙狐半眯着眼睛,尽力做出死鱼眼的模样把目光钉死在树上的金花身上。
    “没办法啊!这些年里有不少通灵的树长起来了,结果也都是带着灵气的,我不先取些回来就给别人摘完啦!”金花蹲在枝桠上扯着嗓子回应他。
    某狐狸:……熟了没啊他就摘,也不怕吃出病来。
    “有心思管我还不如管管你自己。”金花放好栗子后从树上蹿下来,“你不是每年都要向南方迁徙的么?一开始为了跟着你我都跑南方去了个找新房子,现在你倒是可以自己走,今年打算去哪儿?”
   金花说的没错,确实是这么回事。

   沙狐作为世界上所有狐狸中较小的几个品种之一, 虽然习性上是白天活跃的不得了,夜间也偶有活动,善攀爬、速度中等,不及其他慢速犬类。
    但是一只普通的、正常的沙狐是绝不会像这一只一样找个窝定居的!四处流浪,居无定所才是他们的本来面貌。
    而且在觅食困难的冬雪季节,沙狐们会向南迁徙。

    沙狐微微张了张嘴,没说话。
    “怎么不说话?哑巴了?”金花伸出爪子用肉垫去碰沙狐的前爪。
    沙狐呆滞了一会,摇摇头。

    沙狐这种动物啊,向来是群居的。

   眼前这一只大概是几年前落单的吧。但令人费解的是他几年下来都没有找到同伴,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是妖物的影响,他不仅不找同伴,还乐意待在自己的食物所生活的地域,森林。
    “我要是走的话,你陪我么?”沙狐眨了眨眼问,浅棕灰色的软毛一颤一颤,金色的眼瞳在寻求一丝希望。
    可惜回答是摇头。
    金花弯起眸子与他对视:“我要待在这里。”
    他的语气很坚定。
    随即换了个不太自然的笑:“难道说你要为我留下来吗?别折腾自己了,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住的都是自己挖的巢穴。而且在森林里你们也是很难活的,你能在韦莱森林活这么几年,也不过是凭借着妖物的身份。”金花慢慢的说,最后的目光竟带上了些许不舍:“说到底你还是要走的。”
     金花摸了摸鼻头,笑道:“来年也不是见不到了嘛。”
    沙狐沉默。
    几年来,他每天都是夜奔到几百米外的小沙丘附近去住的夜晚,晚上走的早,早上回来的也早,以至于金花一直没有发现这个事实。
   但是说要分开……几年的情谊摆在这里,说真话他都有点难想象分开后的生活,一天都会坐立不安,更何况半年?

    他们刚认识的时候正好是在秋天,当金花知道他是狐狸种不能活在森林的时候,当机立断叫了一堆朋友帮他搬粮食,到南方某个适合沙狐居住的地方搭了个新窝,说是要照顾这个病号。
     沙狐以为他年轻气盛,没见识过太多世面,善心泛滥,也没多在乎。直到冬天降临,他才发现金花并不是开玩笑的。

    金花鼠是一种恒温的哺乳动物。冬眠和屯粮是他们的习性。
    当冬天即将来临之时,它们会大量进食而积贮脂肪,为冬眠作准备。一到冬天,就立即停止进食,体温降至1℃而进入冬眠,此时其脉搏每分钟一次,维持着最低的代谢循环,以防止冻僵。
    一到翌年四月春回大地,金花鼠们便突然苏醒 ,在不到两小时内,体温从1℃回升到37℃,并开始摄食,直到10月底又重新进入冬眠。

    而这只金花简直是在拼命!

    南方虽说是暖和点,但还是湿冷的。金花自以为是的觉得气温对他的影响不大,更何况他还是妖物,就只吃了三分之二的贮存食物。
    结果当体温照常降低到1℃时,他又昏昏沉沉进入了冬眠,一睡就是一个冬天。
    期间沙狐三番五次的来找他,都没有得到对方的答复。
    直到二月份,其他普通的金花鼠都还沉睡着,他先起来了。
    饿醒的。
    有气无力的在窝里扒拉着食物,心跳迫不得已的加快。
   这是种致命的活动。
   外面的寒风呼呼的吹,他冷的打哆嗦,可还在运动着消耗体能。
   没办法,再不吃东西他真的会饿死。
   突然脚底一滑,眼前景象一阵眩晕旋转。他掉了下去——
    幸好老天还不想他死,摔下去的他刚好砸在了来找他的沙狐身上。
    他饿昏了过去。
    之后发生了什么事金花都不知道,只是到了四月份时,他正常的苏醒了。
    沙狐问了他发生这种事的前因后果,这才晓得这小东西有多蠢。

    往事在脑内浮现,沙狐突然想收回刚才的问题把自己嘴巴缝上。
    “那……明年四月份,我回来找你。”说完,他心底一阵惊讶,自己什么时候说话开始哽咽了?
    “好啊。”金花脸上的不自然一扫而光。

     第一个要分开的冬天啊……可别来的太早。

《树洞》05

PS:
1,这是一个脑洞。
2,松鼠(金花鼠)和狐狸(沙狐)的cp,不喜绕道。
3,动物拟人向x
=============
    “綮王!”
    “呀,綮王回来了。”
    “綮王回来了呢……”
    “綮王殿下欢迎回来。”

     ……
 
    “东綮?呵,只有一条尾巴也敢称王?”
    “他算什么王!灵力如此弱小,怎么能带领我族壮大起来?!”
    “别看了,一个小东西也敢使唤我们?笑话!”
    “以为是上天眷顾他?这分明是可怜好吗?哈哈哈哈哈……”

     ……

   “綮,该起来了。”
    唔……是谁?
    “再不起得迟了,来,妈妈帮你把头发梳好……”
    该起来了么……好困,眼睛都睁不开。
    “手伸出来,帮你系上金铃,别乱动。”
    金铃?唔,好……
    叮铃叮铃铃……
    “好了,乖孩子,可别乱跑把金铃弄丢了。”
    是谁的手在摸我头发?
    是谁……看不清……
    “……”
    “……”
     她是谁?
     她在说什么?
     看得见嘴唇闭合,但是……什么声音都没有。
     我听不到,她在说什么?
     那晶莹着反光的东西是什么?她哭了?
    “啪嗒。”
    “啪嗒。”
     喂,你别走!
     我还没听清你在说什么!
     别走啊!
     喂——
     “啪嗒啪嗒……”
    








=========
    “喂你别走——!”沙狐突的睁开眼睛从草堆里跳了起来。

    阳光直直的刺进他的视野里,亮的过分。沙狐不适的眯起了眼。

    “…呼…哈……呼……”
    原来是梦?
    ……虚惊一场。

    “唔…你怎么了,没事吧喘气喘这样?”金花被他吓得醒来了,睡眼朦胧的望着他,“你做噩梦了么?脸色好差。”
    沙狐愣在原地没动,大口大口的深呼吸按压住内心的躁动与不安。
    又一只毛茸茸的爪子钻进了他的视线,晃来晃去。
    太占风景,顺着那只爪子看向它的主人。

    “傻子你真傻啦?再傻下去就没救啦!”
    金花顶着一头乱毛,傻兮兮的盯着他。
    “没什么。”沙狐觉得喉咙有点干渴,重重的咽了口口水,“……只是梦到了过去的事。”
    “过去的事?”金花顿时眼前一亮,三两步踩着沙狐的毛跑到他背上去,使劲跳,“什么事看你吓得,快说出来让爸爸我高兴高兴!”
    沙狐悠悠打了个哈欠,抬起前爪一爪子毫不客气的把金花从自个儿身上掀下去。
    “高兴个屁!睡你的。”
    “我靠!你丫想摔死我!?”
    金花没想到这家伙还上起床气了,吃痛的揉着自己的屁股。
    沙狐盯着他的可怜相,叹了口气,又去把这小东西撵起来扔草垛里,顺了顺毛。

    “睡你的吧,别问了。”

    金花眨了眨乌黑的眼珠子,悻悻的垂下脑袋:“哦。”然后又睡沉了。
  

     可怜……吗?

《树洞 》04

PS:
1,这是一个脑洞。
2,松鼠(金花鼠)和狐狸(沙狐)的cp,不喜绕道。
3,动物拟人向x
=============
【Q&A  10题】[这儿作者自称嗄啃(贴吧ID)]

Q1:名字?
沙狐:姓东,单名綮(qìng)
金花(怨念):修炼出妖身才会得天灵知名,我还没修炼出来。
[嗄啃(茶):金花的名字是“桦”哦,至于来源……我看着顺眼不行吗x]

Q2:性别?
沙狐:老子肯定是公的啊!母的有我这么帅么?
金花(鄙视某狐狸):公的,我要是母的早把他踹废了

Q3:年龄?
沙狐(自我顺毛):我们狐族妖物命都好几条,长又长的慢,我都没数过……反正不足百年就是了。
金花:……这个我也没数过(一板栗砸向沙狐)你他妈给我闭嘴!命多了不起哦?有本事从我家搬出去!
沙狐(“噗通”一声秒跪):我错了x

Q4:你们之间的关系是?
沙狐(搂过金花,得意状):这是我老婆。
金花(一巴掌):放屁!救你一命就得意忘形,谁是你老婆?!有多远滚多远。/(正色)用人类的话说,死党……吧?
沙狐(QAQ):老婆生气了还打我了爸爸我好委屈肿么破?在线等,急!!!
金花(拿来板栗,阴森笑):想毁容?
沙狐(立即闭嘴):……

Q5:最喜欢对方什么样子?
沙狐(贱笑):我最喜欢他看我不爽又不能奈我何的样子,可、爱、极、了!
金花(乖巧笑):我最喜欢每次威胁他毁容的时候他那副跪地求饶的样子,简直大写的四把叉(爽)!
嗄啃(指指点点):啧啧啧,一个个性格如此恶劣!
沙狐&金花:还不都是你写的?
嗄啃:……儿砸们不爱我了q

Q6:三个词形容对方?
沙狐:傲娇、暴力、记仇
金花:自恋、贱、恬不知耻

Q7:第一印象?
沙狐:第一印象?啥来着我想想……我靠!妈的这么小个东西救的我??开玩笑!
金花(沉痛捂心口):这个问题我拒绝回答……我那时候真的是太——善良了!善良的我自己都忍不住爱上我(一脸正直)

Q8:评价一下对方的优点?
沙狐:这家伙太老好人,难得温柔起来也是榨的出水的。
金花:这畜生还有优点!?(眼珠子转转打量某狐狸一圈,认真摸着下巴沉思)……仔细想想好像挺守信的,一诺千金好像跟他无差,嗯。

Q9:最希望对方为你做什么?
沙狐:等等,说完优点不说缺点?
嗄啃(= =):Q6你俩不都说完了么?
沙狐(!!!∑(°Д°ノ)ノ):那也算!?
金花( ^_^ ):让他跪下叫爸爸
沙狐:喂!金花你要点脸行不行?老子比你大这么多!!
金花(嗑瓜子):我就说说真心话
沙狐:呵、呵!让你为我做什么……过来,给我当仆人!
金花(无视):你说去我就去?你老几啊?
沙狐(亮爪子):咋的?想打架?
金花(吐掉瓜子壳):打?来啊!以为我怕你?!
【某狐和某鼠就地打了起来,战况激烈,来不及解说就不做报导了x】
嗄啃(尔康手):儿砸们!和谐!和谐!和——(“duang”的被橡果砸中倒地不起)

Q10:向神明许个愿望吧!
金花(顶包瞅题):那个感叹号不是弯的啊?算问题么。
沙狐(摸腿上抓痕):神明大人请一定一定要金花改了这暴力的毛病!!嘶! (不小心摸到伤口) ……妈的痛死我了,爪子那么利干嘛?还好没划着脸……
金花(伸手摸手臂):说得好像我手上没被你抓似的(白眼三秒)希望我可以快点修炼出妖身!

【全职小短文】物极必反

全职段子x
作为一个长文手第一次写短文求轻喷x
OOC
======
 “老大,我刚刚看到小弟在本子上写了‘物极必反‘四个字,什么意思啊?”包荣兴伸长脖子凑到叶修边上问。

  “你上网查一下呗,我这儿找材料。”叶修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脑屏幕轻描淡写的回答,目光自上而下扫过屏幕里兴欣公会仓库的一大堆滚动的材料。

  “哦。”于是包荣兴得令一边捧着手机百度去了。

   没一会,顶着一头碎发的包荣兴又把脑袋凑了过来,大声说:“老大,词条上说‘物极必反的意思就是,事物发展到了顶点必定向反方向变化’,我看不懂,你给我举个例子好不好?”

  叶修正忙呢,哪来的闲工夫陪他:“你怎么不直接去问罗辑?那样快多了。”别人术业有专攻,大学霸呢!请教他这么个十几岁离家出走的学渣干什么?内心默默OS了一发,右手食指和中指仍在鼠标上有条不紊的进行单击双击,看完一个又一个材料的具体属性。然后内心盘算片刻,又摇摇头看下一个。

 “可是小弟在学习啊!我不想吵他。”包荣兴说的义正言辞。

  叶修:所以就来吵他了?什么逻辑!边上这么多人戴着耳机所以都当是死的吗?非来找他!
 
  没办法,叶修只好先暂时甩开鼠标和键盘,蹬开靠椅,很正经的点起了烟,放松似的闷吸一口:“就是举个例子?唔……”

 “打个比方,黄少天结婚了,对象也是个神烦的话唠。他俩生了孩子,但性格却跟小周一个样。这就是物极必反,俩话唠中间必定会有一个话废。”
 
  瞎扯淡吧这是!叶修默默地吐槽自己,不过也罢,反正包子好忽悠,他也还有正事要等着干。

 “哦!那就是说,打个比方?——额,老大,那个话废的叫什么来着?”

  “周泽楷。”叶修面无表情,同时默默地给周泽楷点蜡。
 
  人家长那么帅一张脸你包荣兴都没记住,你还记住了什么?

 “哦对,周泽楷……那打个比方,周泽楷结婚了,他媳妇和他一样是哑巴……”包荣兴边说话边比划,讲的十分生动形象。
  
  叶修黑线:别人只是话少,才不是哑巴!抬眼瞅了包荣兴认真的样子,算了,这话他给咽回去。
 
  “……要是这对哑巴夫妇也生了孩子,但是跟你刚说的那个什么天性格一个样。这也算物极必反?”

  哟呵?叶修挑了挑眉角,包荣兴这脑瓜子也有运转快的时候啊。反过来仿照句子都是秒懂,看来人也不是真傻。

 “嗯。”他一本正经的点头给包荣兴胡扯,“所以,当别人物以类聚的时候要一定隔远点,以防后患。”

  “是!”包荣兴认真的起立并标准的敬了个礼。

   然后跑出去解手了……

   叶修如释重负般松了口气,默不作声的吐着烟雾把烟头摁掉,返回去继续倒腾他的材料。果然包子好忽悠。

  



========
    坐在叶修对面全程戴耳机假装听歌的方锐一脸“妈的智障”:卧——操!包荣兴这什么脑神经!就没想过那俩人是产房抱错了孩子吗!?

《树洞》03

PS:
1,这是一个脑洞。
2,松鼠(金花鼠)和狐狸(沙狐)的cp,不喜绕道。【科普:金花鼠就是花栗鼠呐♡身上有五道条纹的那种!】
3,动物拟人向x
=============
    阳光正好,照耀在地上惹的草地暖烘烘的,沙狐和金花双双仰躺在一棵橡树下,翻着肚皮上的软毛。

    沙狐懒懒的舔了舔嘴唇,爪子在肚子上抚摸,牵起嘴角笑道:“喂,你就不怕死?哪天老子要是饿的找不到吃的就拿你填肚子。”

    “…废话,敌人,不怕才怪。”金花鼠刚想开口,突然喉头一紧,梗了一会,才面无表情的扭了扭身子回答。

   他们俩的体积差距很大,倚树躺在沙狐身边的金花鼠还没有别人放着的大腿高。但金花确实是长大了,完全不如小时候那般普普通通,五色相间的蓬松的尾巴现在正被他垫着后背,身上也满是亮丽的棕色栗色相间的体毛。脸颊两边的颊袋里还塞着两个橡果,鼓的像一个哑铃,两边大中间小。

   他有点闲得慌,在口腔内用舌头抵了抵,舌尖一勾,带出一个橡果咔嗒咔嗒的啃起来,果壳屑掉了一肚子。

    金花鼠捧着橡果,凝视着前方阳光穿过树叶射下来的绿影,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看你,几年前没什么脾气,还不说话,看看现在,每天张口闭嘴跟叫魂似的。我怎么就救了你这个畜生!”他的嘴巴突然省不住忙活一样,一边吐槽一边啃,橡果甜甜果肉被他咬的碎碎的,然后顺着溜进了肚子里。

    “是啊,怎么就救了我这么个畜生。”沙狐摆出毫不在意的样子重复金花鼠的话,“所以你现在是在给畜生屯粮么?把自己吃这么圆润。”说罢,伸出一根指头在金花鼠铺了一层果壳的肚皮上划圈。

    “噗——咳咳!卧槽你挠我痒干什么!咳…咳咳,没看见我在吃东西吗?想噎死我!?”金花被他弄得一口橡果渣子喷出来,呛个不停。好不容易缓和过来,两眼怒光瞪着沙狐。

    “挺好的啊,你死了我就有肉吃了,而且还大补。”
    “滚蛋!没良心的!”

    “是是是,我没良心。”沙狐站起来抖了抖身上的毛,天生带着点弧度的唇角泛着点调戏的意味。“对了,金花,你说我们同为通灵妖物,按照你们松鼠种群的年龄来说你也不小了, 为什么咱俩认识这么多年我就从没见过你妖身长啥样?”

     通灵,是指普通的动植物在出生时获得了万物生灵的恩惠,使它们拥有高等生物甚至超越他们的灵气。

    这一类生物被称为妖物。

    妖物们会讲话,有智慧,听得懂人类的语言…他们的一生可以比喻为人类小说中的“修真者”,不断的通过吸收日月精华或者其他方式修炼进化,修得妖身,即半人半妖的模样。同时,它们的寿命也将随着修为的长进而变长。

    不少妖物们会在能化成妖身的修为基础上继续修炼,百年后若能顺利渡劫,就能成为真正的妖。妖可随意化身人形,还拥有阳寿千年,是几乎所有的妖物都向往的人生巅峰。

    “说得好像我见过你妖身长啥样似的。”金花鼠从嘴里拿出另一个橡果啃起来反嘲。

    “哦?你没见过?”沙狐疑惑,“我记得我给你变过一次的啊。”

    “啥时候?”金花自以为记性不错,再说像变妖身这种事情真看过的话怎么可能忘!除非他失忆。

    “你当年救我的时候我不是妖身么?”

    “妖身个屁!老子只看到一个原型半死不活的家伙在我家树底下趴着招怨!”

    “不是吧?我有那么惨?”沙狐小吃了一惊,嘴巴张成O型盯着他。

    金花正色点头,随手把身上的果壳扫下去:“看什么看?没见过世上有好鼠啊?!”说罢,抓起地上一把土朝沙狐张开的嘴里撒去。

    “是啊,没见过……噗!唔咳咳咳!!”几个土块正中靶心进了沙狐的嘴巴,刚挺直的腰板没一会儿又驼了下去,赶紧撒丫子跑开到另一棵树底下去吐,“咳咳!……呕……”

    金花得意:也让你知道我刚才是怎么难受的。

    “金花你!”这回换沙狐怒目瞪他了,狐狸眼睛被反胃咳得蒙了一层水雾,血丝都出来了。

    “我什么我?我怎么了?”金花两臂交叉环抱,“反正你咳死了还有命,我哪有你命多!”

    这一溜话说的金花自己也来气。

    几年前他在自家树下救了沙狐一条狐狸命。本来是打算给他包扎好了就不管的,让狐狸自己听天由命。哪知道这货好的出奇的快,包扎后才过了一天就醒了,身上的伤口也结了痂。

   再然后,沙狐就死皮赖脸的待在他家不走了,还一声不吭的在树下给自己搭了个简单的窝。

   反正是怎么也撵不走。金花每天都在赶,可对方愣是以各种理由留下来,甚至伤完全好了之后都没有离开的念头,好不容易让他开口讲个理,结果说是他看上他金花这块风水宝地了,要让他挪窝,想得美。

   动物大多都有很强的领域意识,金花鼠也不例外。从那以后,这两只通灵的妖物每天都要干上一架。时间久了,金花的生活里已经不自觉的增加了一项每日必备活动,叫做“跟沙狐打一架”。有时候甚至觉得沙狐不在树下闹腾的日子会很奇怪。

    想着交个朋友吧,按照人类的话来说,这种叫“死党”。 

    这原本是挺值得开心的一件事情,化干戈为玉帛,以后都好好儿相处。可事实发展的并不顺利,“和平共处”政策才“开放”不到一个礼拜,沙狐无意中吐出的一句话,漏嘴了:

    “金花啊,我跟你说,其实我们做狐狸的,只要通灵,命都不止一条……少说也有三条是吧?”

    意思就是,金花那时候如果不救他,他也死不了的,大不了少条命呗!

    金花那个气啊!好不容易救人,啊不,救狐一命,到头来别人倒是毫不在乎!?大写的呵呵!

    从此之后下手开打就没论过轻重。反正也死不了的对吧!!

    “……”回到现在,沙狐好想给以前的自己甩一巴掌。

    气氛一时有点僵,沙狐瞥眼看了金花的脸色,有点尴尬的开口:“呃,你果然是…还没修炼出妖身吧?你、你、你别在意啊我就说说!……你们命这么短,这辈子活完之前到底修不修的出妖身啊?”

    金花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又转头看向他们刚才休憩的那棵橡树,说:“……一定会修炼到的。”

    “那万一修不出呢?”
    “没有万一!”金花当即甩他一个眼刀,“肯定会修炼出妖身的!”

   见形势不对,沙狐赶忙摆手: “你别激动!”

   过了一会,又磕磕绊绊加了一句:“……你情绪激动、动、动手别冲我脸上招、招呼就行。”语毕,两只爪子啪在自己脸上把脸护住。

    “……”
    金花看他这样好笑。这狐狸就这德行,节操什么的都可以不要,他不在乎,就是要脸。头可断,血可流,脸不能破相。

    “呐,我跟你说过我爸妈的事没?”

    嗯?沙狐没想到话题突然一个180°大转弯,眼珠子在眼眶里转了两转,似乎是思考的样子,片刻后才把爪子拿下来。“好像……没。”

   “有些事情你也懂的。像我们这种动物为了繁衍后代,生育基本都是多胎。”金花指了指自己,“我,出生的时候,上天给了我一个机会,让我成为了妖物。但是也付出了代价——和我一起出生的兄弟姐妹们没有一个活下来。”
    他咽了口口水继续道:“我们花栗鼠在求偶方面是看上就追、追上就交配处关系,之后有的雄性会去找其他雌性继续繁衍后代,也有的不会,但一定会被雌性赶走。所以我根本不知道我父亲是谁……母亲,大概是上天不忍心我一只幼鼠活着吧,在我长大到能独立以前,都是妈妈照顾我,我一长大,她也走了……”说着说着,金花有点哽咽,顿了顿之后,他又继续说:

    “都是我通灵的错,如果我不是通灵的妖物他们就不会死了……所以我一定要…唔……”

    话没说完,他就被某个温暖的东西圈了起来。

    “这跟你是不是通灵没关系。”

    沙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你还有我。”

    “我不会离开你的。”

    沙狐嘴边的毛与金花的毛参差交错,跟着他说话时的节奏一抖一抖。

    “…嗯。”

    不知为什么,金花突然不想跟沙狐继续闹架,只莫名的期望……这是真的吧?

《树洞》02

PS:
1,这是个脑洞。
2,松鼠(金花鼠)和狐狸(沙狐)的cp.,不喜绕道
3,动物拟人向x
===========
  几年后——
  韦莱森林里——
  还是那棵松树下——

“给你三秒钟,金花你他妈给老子下来!”

“我呸!你谁啊要我下来我就下来,有本事你上来啊傻子!!”

“去你的傻子!老子是你爸爸!!”

“孙子滚蛋!!怂逼!”

  ……

  午后的阳光无限美好,然而有些地方仍然鸡飞狗跳。

“操!为了一个橡果你就要跟我开打你至不至于!?”

  “一个橡果?”金花怒眼略过一阵精光,“原来那在你眼里就只是个普通的橡果??妈的那是老子拿去参加劳动大赛的果子!我好不容易跑到湖心亭边那棵树上去摘了回来你不把它当回事就算了还吃了!吃完了还有脸跟我扯淡说我不至于???”金花怒火中烧,一口气说了一大溜话气都不喘,抓起一个没去外壳的板栗居高临下对着沙狐的脸duang的就是一记暴击!

  沙狐哪知道这货是真恼了玩实的,板栗的外刺经过加速冲击后砸他脸上可不是一般的疼!那至少得是二般的疼啊!!
  遭到偷袭的他龇牙咧嘴的喊痛,赶紧捡了块厚叶子包着板栗从脸上取下来,瞪了一眼板栗和上面挂着的自己的狐狸血,眼眶里顿时溢出了水,捂着半边被打的脸指着金花飙泪:“金!花!我操你妈!!老子英俊帅气的脸都被你毁容了!出血了!挂花了!你赔我脸——!!你赔我!!!”

  金花左右爪爪尖一爪扣着一颗满是尖刺的板栗,用藐视+不屑的眼神盯着他,心里后悔莫及:妈的,早知如此,老子当初救他干什么?我吃错了什么药那么玻璃心怎么救了这么个祸害回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干脆让他死了算了!!

  略长的板牙发泄般磨来磨去,沙狐还在树底下叽里呱啦的说着让他赔毁容钱、精神损失费、心理伤害费……

  操,友谊的小船没你老子自己也能划!!

  再也不能忍了,金花懒得管自己还能不能在这个晚秋屯够冬天的粮食,二话不说又是一筐板栗被抱了出来,无一例外全都招呼在了沙狐的身上。

  十几分钟后——

  金花拍拍手,高傲一瞥地上的某(挺)尸,转身回屋。
  呵,世界终于清净了。

《树洞》01

PS:
1,这是个脑洞。
2,松鼠(金花鼠)和狐狸(沙狐)的cp.,不喜绕道
3,动物拟人向x
========
几年前——
韦莱森林里——
某棵松树下——

好,好奇怪……松鼠这么想。

这个……是个什么动物啊?松鼠蹲在一堆杂草前,手中捧着一颗栗子,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个蜷缩成一团的他从没见过的杂毛动物。

嗯……耳朵比他的长,也比他的大…眼睛是眯着的,看不清形状,也不知道瞳色。

身子缩在那里,看起来小小的,可即便是这样,别人的体型也比他大。不过尾巴看起来倒是差不多呢,都是毛茸茸的,弯在身前,尾巴尖儿轻扫着额前的一撮毛……

突然,松鼠发现了什么……这个东西,啊不,这个动物,他的后腿好像有血迹!

原来如此,是受伤了吗?怪不得不走了呢,怕失血过多死了吗?……这只松鼠开始心疼起来。

盯着他尾巴尖的轻微抖动,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痛苦的样子,松鼠知道他还活着,不过也算是奄奄一息了。

还是救命要紧吧,虽然并不认识这是什么物种,也不知道对方能不能逃过死神……

脑内在各种思考的松鼠早已经放下了栗子,现在正在用一种长长的、不知名的草叶,给这个动物后腿清理血迹、包扎伤口。

伤口看起来像是人类的利器所致,足足有一寸长,好在不是很深,处理起来也不是非常的困难。
过了好一会儿,松鼠终于帮他弄好了。

尽管这个动物的脸上还是痛苦的表情,但是应该死不了。

他刚刚还用了草叶子上的露水帮他清洗了伤口的血,虽然他自己很怕水……不过现在只要等伤口愈合就好了,希望他能活下来吧!松鼠在心里为这个陌生的动物祈祷。

他给他留下了自己的栗子,因为心软,还特地跑了一趟泉眼,让别的动物帮他接了一瓢水,用芭蕉叶盛着。

松鼠用爪心的软肉摸了摸这只不知名动物的前发。

祝你好运。